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1

谢谢妳的一堂课

她脸上的笑容跟常人都一样灿烂,但她的脸孔就是跟常人有点不一样。

实习的日子终于开始了。现在的生活真的很忙碌,也很充实。
每天从7am到5pm的‘上课’时间,就好像普通上班族一样,只是有时候得待在医院守夜而已。
剩下的少许时间就只好拿来埋头苦读那些一本又一本厚厚的医学书。 :(
所以娱乐及写部落的时间自然减少了~

我的第一个posting是儿科,所以我大多数的早晨都是在小孩子们的哭声中度过。
但我好像没看见她哭过。
那天帮她做检查到一半时她还睡着了呢。

是否曾想过自己的孩子如果是唐氏综合症 aka Down Syndrome 的话,你会怎么做?
哭?接受不了?
自己照顾或是送到智障中心?

多年前,我有机会随着佛教会佛学营的同伴们一起到一所智障中心拜访。
那儿90%的儿童都是华人。
工作的热心人士们都是印裔朋友,他们告诉我们多数华人都不愿意带着他们。
就算是亲生的孩子,带在身边也只是拖油瓶。其中的父母只是不定时,三五个月才来探望他们。
其余的呢?早已人间蒸发,丢下孩子不理了。

智障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是自愿服务的。
政府或非政府组织的每个月津贴好像时而多,时而少,时而有,时而无。

当津贴不够或是没了,
又或者热心人士们无法帮忙了,
那些孩子会怎样了呢?

我们只是帮忙打扫四周,跟他们玩一玩,筹了点钱给负责人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多年后,我看见她满用心地照顾她。
 唐氏综合症的病人多数会有心脏有孔的问题出现。
她的心房 (ventricle) 中间的心墙 (septum)有着一个很大的洞孔。
她身体不好一直受细菌感染,让她无法如期得到该有的免疫注射,也无法进行手术把洞孔问题搞好。

两天后,她的细菌感染好转了,可以回家了。
我微笑地告诉她 “没事就好了。”
她也苦笑地说 “不知几时会再回来。”
我们彼此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心里酸了一下。

第一次看尸体叫恶心,第100次看尸体叫习惯。所以我的心也只酸了几秒钟,只是多了份感触。

到我真的佩服她对她的勇敢及付出。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能像她一样伟大。

也很谢谢她让我上了医学加心灵的一堂课。

她好像也算是医院的常客吧。只希望她日后不需要再一直造访医院。
 
 不管脑袋好不好,我只希望靠着自己一点一点的努力慢慢往行医者的路走下去。
p/s 慢慢不代表可以怠慢哦。我不要考试不及格然后留级 T.T


3 comments:

~燕。飞翔~ said...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心力去paed. :S

风信子 said...

以后的路我们还会遇到很多很多的病人。。。每一位都是我们学习成长的对象^^虽然不能彻底帮助到每一位,但至少我们做到最好,让病人感到安心与安慰。。。

Arcadianic said...

燕子 :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去尝试。我们就好像舞台上的主持人,不可以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舞台需要我们去控制及支撑。 :)

风信子:这句话好像又听过。当医生的都是这样的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