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1, 2015

糖尿病很可怕,第一型糖尿病更可怕

病房理我遇见了一位病人
两个月前,她为了糖尿病足打斗了不少日子
两个月后,我再次看到她出现在病房里
不同的是,她的右脚已经不在了
细菌感染深入骨头了
不得已将右脚给截肢了

她对我说为了救自己的生命不得已将右脚给牺牲了
她对我说没关系,将来再将假脚给戴上再继续为生命活着
青春年华的她躯壳外是个为事业打拼的职场女郎
青春搁浅的她躯壳内又是怎么经的起心灵上的压力?

青春,需要挥霍得有意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