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6, 2017

 有些人拥有了池塘就觉得幸福。而有些人拥有了一整片大海也不知足。
 <照片摄于Damai Beach, Kuching。17年八月天>



40岁的妈妈。
育有四位孩子。老大才15岁。老么还是个留着两行鼻涕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一家六口住在遥不可及深区。最靠近的小镇,竟需要2小时的“船程”。
一眼望去,村子里的每个角落,没有电源,没有水源。
对于我们这些早已习惯在霓虹灯下欢乐畅饮的都市人民,她的故事简直是荒谬。
对她而言,这就是幸福。

“ 怎麼去擁有 一道彩虹,怎麼去擁抱 一夏天的風。”
“天上的星星 笑地上的人,總是不能懂,不能覺得足夠。”

 《知足》五月天,是这样唱着。

 她不曾受城市俗气的风尘所渲染
 她也许无知,但简单平淡的幸福你我又懂得多少?
 五岁小女孩会觉得得到一颗糖果而觉得幸福。而你我可曾何时感到幸福了呢?
 也许一万颗糖果也早已无法满足一颗早已被现实社会的丑陋恶习所侵蚀的心。

 大约十天前,她不幸进院了。
 右脚患有坏死性筋膜炎 (necrotizing faciitis),细菌随着血液流动感染全身。
 血压偏低且学要靠强心剂来支撑。
神智已不清醒的她,在她的喉咙气管插管(intubation)接着机器来支撑她的呼吸。
心跳是那么的微弱。感觉死神好像就在身边,快要迎接她了。
唯一能够救她一命的,就只要将她早已坏掉的右脚给锯掉。

一觉醒来。
她的右脚没了。
她残废了。

加护病房里,微弱的灯光。四处各种医疗器材交际的声音在她耳朵盘旋。
老公孩子不在身边。家也不懂是在那个方向。
不懂得昼夜之分。不懂得身在何处。
眼前陌生的脸孔疯狂地说着她完全不懂的医学用词。
她闭着眼。两行眼泪往脸颊直流而下。

她没说任何的话。

换你来代替她,好吗?
 为什么不好?
你怕啊?
你可曾体验过千万支美工刀往你心里割的感觉吗?
她深藏在心的悲伤,是不漏痕迹的秘密。也是轻易被忽略的地方。



身体好转之后,她被转到普通病房。
血糖飙高,犹如喜马拉雅山那么地雄壮。
很明显的,她需要开始打胰岛素(insulin)来控制血糖。
教了她很多次,总是学不会。也许是语言障碍。
后来,找来了通晓她的语言的护士教她,却还是不愿意学,不愿意打。
为什么?
原来,我们都忽略了她深藏的痛。
她的家没有电没有冰箱,要怎么收藏胰岛素?
她的家乡离最近的普通诊所需要两个小时的“船程”。
 再次换你来代替她,好吗?

曾经是医学生的我觉得有时候,为什么我们需要去了解病人的身历背景。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只是好好地给药做手术把病治好就好了。
“长大了”以后,现在的我深深领悟到为什么了。

前辈以前总是说行医者医的不是“病”,医的是“人”。
现在总算领悟到了。

这故事没有结尾。
你希望后来的她故事该怎么接下去呢。
相信我们都拥有着同样的希望,只是现实永远是残酷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