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4, 2020

平凡之路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物无不有。
曾经的他是捍卫国家的士兵。
现在的他是卧病在床的病人。


年纪早已过了半个世纪的他一路来是个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病人。

平时的他吃得好,睡得好,并不需要化疗。只是需要定时检查与复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7年过去了,胃口开始变少,体重也每况愈下。
检查了骨髓,证实了转型成恶性淋巴癌 (Ritchier's transformation)。
于是,他被安排进院开始接受化疗。

从化疗到细菌感染,到无法再继续治疗,到他离开大家的时间只是用了一个月半。

他曾述说年轻时的辉煌史。
无限的体能锻炼也不曾让他退缩或放弃士兵这个职业。
好景不常在,现在的他沦落到需要家人帮忙喂食及换尿布。
独立的人若一天变得得依赖旁人了,那感觉一定不好受。
鬓角的胡子白了长了,为脸孔增加了份沧桑。
额头的细纹,手臂的皱纹,在短短几个星期内好像加速爆增。
脸上的肋骨也越来越明显,显然消瘦不少。
病魔似乎从不在他的身上客气。

他的太太,也是个年龄早过半个世纪的乐龄人士。
原本的她,应该在家好好享受孙子到处跑闹的乐趣。
但她却不分昼夜地在病房照顾他。
尽管孩子们愿意轮班照顾家父让她回去休息,她依然不肯。
我曾告诉她,不管怎样,你一定也得照顾好自己的身子,我不想要多一位病人。
我知道不管说什么也不管用,她想照顾他的那份决定谁也动摇不了。

当我们决定他不行了,不可能继续接受化疗后。
她黯然地告诉我们,他最后的心愿就仅仅是在他还没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可以回到他的家看看。
尽管他与她努力地把微笑挂在脸上,好让家里的小孩无须为他们俩操心。
她将自己的一切难过雪藏在心底。
当夜深人静之时,她的眼泪却不知在病房的那个角落流过无数次。
她比任何人都知道,看样子凶多吉少了。
她早也说了想要带他回家了。
或是我们的倔强希望还可以搏一搏。


原来病房外的破晓时刻可以那么迷人,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醒过来看见这一幕。



我常想,若是当初他不同意化疗,或许他所剩的时间并不到一个月半。
但也许,他可以用剩下的时光好好地陪伴他所爱的家人与朋友。
而不是把所有时间躺在冷酷无情的病房里。

虽然我行医也没多少年。

但这几年的经验与人生历练总告诉自己,有时候放弃治疗不是一种错。
它只是一项勇敢的选择。

他离开病房后的隔天,他致电我们,告诉我们先生安详离开了。

他最后的心愿达成了。

多年前,歌手朴树曾为电音《后会无期》唱过的一首歌《平凡之路》的部分歌词如下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也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
当你体验过奢华与绚丽的起起落落后,亦然发现,平凡或许才是难能可贵的旅程。

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他们只是平凡夫妇,却能彼此白头偕老。
但一个月半的共患难比起今天的好多鲜花巧克力或甜言蜜语,都来得刻苦铭心。
祝他们,和大家情人节快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