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1, 2011

《不生病的生活 實踐篇》 新谷弘實

「希望你成為像野口英世一般了不起的醫生,為人群服務!」

這是我小的時候,母親經常叮嚀我的話。

我出生於一九三五年,當時,野口英世在日本已成為國民的典範,刻印在人們的心中。

他生於貧窮的農家,少年時左手曾遭受嚴重灼傷,後來苦讀成為醫生。他建立起歐美人也難以匹敵的成績,但可惜在研究中因黃熱病而去世。在我幼年時,母親就反覆向我敘述野口英世的故事,而且最後一定不忘叮嚀:「你以後也要做一個像野口英世般的醫生,為人群服務。」

一直接受這種教誨的我,上了小學時就立志成為醫生以幫助大眾。

但現在回想起來,卻有些不可思議。因為,我的老家是在九州的柳川經營棉被買賣的商家,身為長男的我,繼承家業原本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的家庭不像野口英世那樣貧窮,對我的未來也沒有非常高的期待。我也不是因為在學校的成績特別優秀,被認為當一位醫生比繼承家業更為適合。但是母親卻在我尚未就讀小學的三、四歲時,就不斷勉勵我長大以後要「成為了不起的醫生」。

赴美初期,一美元兌換三六○日圓的高匯率,加上繁重的工作與低廉的收入不成比例,生活並不輕鬆,而且還時時感受到種族的歧視。當時,支持我的最大力量就是母親的那句話「成為像野口英世般了不起的醫生」。

美國社會雖然有些地方存在著種族和階級差別,但相對的,也有公平的一面,不論任何人,只要在工作上有傑出表現,都能獲得應有的評價。

赴美八年後的一九七一年,我深刻感受到這種精神。

我經過不斷的研究和嘗試錯誤學習,於一九六九年使用勒除器和內視鏡,成功完成世界首次的內視鏡息肉切除術。一九七一年,我在美國胃腸內視鏡學會中發表這項成果。

成果發表結束,我獲得滿場起立鼓掌的最高規格讚許。所謂「內視鏡外科」的新外科領域也於焉誕生。我聽到久久不歇的掌聲,覺得自己向崇拜已久的野口 英世又接近一步。

我的技術受到肯定後,接觸醫學界各領域名人的機會也大幅增加。其中有一位老醫師,在交談中得知,他在年輕時曾經見過野口英世。

野口英世是我自幼崇拜的人物,我期待從這位老醫師的口中聽到對他的誇獎,因此問了不少有關野口英世的事情。但是得到的回答卻沒有任何稱讚的話。

老醫師說:「野口醫師的成績,老實說,只是沒有人願意做而已,並沒有非他 不可的東西。我倒是覺得你的內視鏡息肉切除術才是偉大的貢獻。」

老醫師的話令我驚訝。為什麼身為諾貝爾獎候選人的野口英世,成績卻沒有受到太高的評價?原來,野口英世的研究領域是誰也不願意接觸的危險工作。

野口英世在美國首先從事的,是蛇毒的研究。蛇毒研究是他唯一得到的工作,於是將自己的命運孤注一擲在此危險的工作上。

他在此賭注上大獲成功。他博得極高的評價,但也使他之後接觸的工作幾乎都帶著危險。他後來相繼從事梅毒螺旋體(Spirochaeta Pallida)、奧羅耶熱(Oroya Fever)、沙眼等研究,最後終於在研究黃熱病時,不幸罹患黃熱病而去世。

以醫學家而言,野口英世的成績可說非常輝煌。不過我了解他的真實情況後,有一件事令我感到相當遺憾。那就是他雖然身為醫師,卻不太照顧自己的身體。野口英世的生活態度並不好。一方面,他廢寢忘食的專心研究,另一方面,他也經常爛醉如泥,大吵大鬧,過著沒有節制的生活。

來到美國,了解了偶像野口英世的真實生活後,我下定一個決心,即「我要成為像野口英世般的傑出醫師,但是決不要仿效他那種會縮短自己生命的放蕩生活」。

我在年輕時,也像野口英世同樣廢寢忘食的努力工作,但因為這個決心,我想出了能夠在短時間內讓身體休息,並恢復體力的方法,得以一直維持健康。

對我而言,野口英世不但是我自小崇拜的人,同時也是一位錯誤示範的醫師,從他身上,我了解到身為醫師必須比一般人更注重健康,以做為病人的模範。

野口英世去世時年僅五一歲,可說是「充實而短暫的人生」。不過,相信他也希望活的更久,以幫助更多的人。他未能實現的「充實而長久的人生」,正是同樣身為醫師的我現在追求的目標。 

《不生病的生活 實踐篇》 新谷弘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