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0, 2014


遥远的记忆我猥琐地逃脱回味
血鲜的玫瑰我笨拙地深握手心
尖锐的诱刺一次次将心刺穿血流满片雪白的大衣

蝙蝠高翔的城堡着魔嵬墙贱笑
寒风一阵一阵地穿梭第四空间
庭院血鲜的玫瑰耍起舞爪将我肤肌一次次地划破

你笑我这样活着
你笑我这样疯着
我确实这样活着疯着   曾经

冰冷的蛹撑过寒冬风霜
或许就可蜕变而成冷艳无血的贱蝶

蓝天艳阳的风和日丽下
一只蝴蝶漫游于玫瑰丛林里散落一地血滴
它撑住着微笑着在心里某个角落散落一地泪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