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几天的故事

27天,她安静地走了



为了与丈夫的纠纷,她喝下了农药
我不知道背后的故事因他人隐私
急救与照顾之下
肾衰退渐渐好了
肝衰退渐渐好了
肺功能却没办法康复,欲每况愈下
 偶尔在我还来不及打招呼时她就兴高采烈地说“早安”
偶尔夜里会传来她急促的呼吸声
偶尔早晨她会笑着说今天感觉不错
经历了漫长27天,她依然走了
 内科女病房30号床位的早晨,看不见她的笑容了




短短3天,她也走了



或许因家庭贫穷,她远从印尼嫁到我国
或许平淡幸福的日子即将开始
但天不作美
在我值夜班时在急诊室看见了微弱的她
看了看她,再看了看X光,脑海已99%确定她就是肺痨
跟主治医师讨论后,安全把她送入病房,然后继续工作
翌日,在病房值夜班的同事告诉我她情况不好
已经插入喉管用机器帮助呼吸了
过了二天,听见其他同事告诉我她身子太虚弱
熬不了了
短短3天,她也走了



是医院的缘
总是在上演
催泪的情节
无尽的缠绵
 
医院里

多少的人来人往
多少的悲欢离合
多少的人生终点站
愿她们在天国可以再次欢笑
愿她们在天国不再痛苦落泪
愿她们能在另一端再次展开幸福的旅程
除了她们,还有很多的他们她们。。。
谢谢她们给我上的课给我学习到的知识
祝福她们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