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6

反方向的闹钟

他的桌上摆着架白色闹钟
一架不平凡的反方向闹钟
秒针滴答滴答地走着
回忆一秒一秒反映着

泛黄的场景有几位留着两把鼻涕的小孩
 乳臭未干的劲儿也许傻得可以
但无杂念一味往前冲的劲儿却极度珍贵
他们太天真,连呼吸的空气也显得纯真
多少从手里启程的纸飞机飞越曾经的天灰
纵使下一秒的雨滴将把纸飞机湿透但它不畏不缩

2013年五月份,大雨来的前夕


而他
像一颗在悬崖边快坠落的小石子
人群看得渺小得可有可无无可再渺小
 他的心里却累积了不少无安的压力
像自身的双手向颈项掐得紧紧的
他快窒息了。。。
快要了。。。

闹钟停了
他惊醒了
留了一身冷汗
夜的宁静是眼泪的促进曲
夜的宁静也总让人习惯感伤后
再擦干眼泪重新振作

大人有时候就当个小孩
把闹钟重新调整
让它回到原来的方向再卷土重来
步伐乱了
思绪乱了
感觉错了
在夜里的宁静里
告诉自己把一切错的乱的混浊的有的没的都丢掉
都丢掉!
 按下reset的按键

2012年七月份,茅草山的日出


重新朝着阳光出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