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9, 2017

别在遺憾中死去



我們 那麼甜那麼美那麼相信 那麼瘋那麼熱烈的曾經
為何我們還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遺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五月天



“ 医师,去看看一号病人啦。她又在那儿投诉有的没的了。”
一句很经典的话。
当每位护士小姐从一号病房归来的时候。


50初岁的她依然很努力地与病魔打斗着。
她患有末期血癌 (refractory acute leukemia)。
这几年里。
她经历了十几次的化疗 (chemotherapy)。
经历了种种的沧桑,无数次的泪水交接的艰辛。
当我们大家都开始放弃了。当我们都知道从医学上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去治疗她了。
她依然坚信她会好起来。


一面我觉得她好勇敢。
一面我却十分懊恼为何她不愿意接受这事实。
 她的时间已经不长了。
为何她不要回家去与那仅有11岁的女儿相处多一点时间。
为何她不要回家去与那已年老白发鬓鬓的母亲说多点话。


她很固执。
不管怎样劝告她。她总是呆在医院里等着某日我的主治医师会告诉她有新的治疗了。

她很麻烦。任何一项治疗,任何一样药物,她都会问个清楚。
就连护士帮她打点滴她都会问为何要用这种葡萄水而不是另一种?
为何要服用这一种止痛药而不是另一种?我不要。我不要这一种。你给我另一种。
自儿当起医生来了。
当然,护士们对她也不怎么客气,也不怎么理会她。


原本,她打算就让我们打最强的化疗。
要么赌上任何希望以继续活着,要么就死的轰轰烈烈。
医师们纷纷都不敢这么做。
她身子不好。
 她不哭泣。
她依然微笑着。
是谁又能在挣扎里仍然能正面对待绝望。
癌细胞虎视眈眈地开始嚼食她的细胞。
细菌兴高采烈地入侵她器官里的每个角落。
她一直发高烧。
她一直没有起色。连呼吸都是那么的勉强。
她却逼着我们让她赌上性命。

她忘了天天夜夜无时无刻,就算再累就算再流更多的眼泪,也努力地照顾她的丈夫。
她忘了天真的她或许好想再看到她几眼,躲进她的怀里感受妈妈的温暖。


她11岁。
原本她应该快乐地在学校上课。
下了课,她的影子应属于在操场上与同学们玩着游戏开朗地笑着。
下了课,我仿佛看见她背着书包等着妈妈接她回家。然而,这场景不再有了。
不曾与她在病房里交谈过。
我只记得奶奶牵着她的手走入病房看着病倒的妈妈。
她的双眼,多么清澈,多么纯真无邪。
她低着头,或许这陌生的环境让她畏惧着。或许挂着听筒的我看起来是多么的可怕。


眼神往往是一种让人忘不了的记忆。


昨日,电话里头接到了她的死讯的讯息。
空气突然安静 。
我顿时沉默不作声。
故事的结尾,我们没能好好让你快乐过。


她选择了她要的选择。
她的确轰轰烈烈地与死神打了一场战。
窗外下着细细绵雨。雨一滴一滴坠落在地上,窗内,他们的泪珠一滴一滴地坠落在地上。
地球依然在转动,人海里的旋律依然依次序回旋着。
这世界,有些人的生命却有了点巨大的变化。

她已远远离开了。
11岁的她来不及见妈妈人生句点的最后一刻。

我奢望她可回到一些场景。
把钟表固定住让时间停止。
好让她好好对11岁的她说再见。
好让11岁的她好好地感恩她。
不管怎样,她依然是位强悍的勇者,是位伟大的母亲。
风再狂,雨再大,她依然选择她要的选择。
我曾问她是否会后悔,会遗憾?
她说人生就只有一次,她不后悔。她不要留下遗憾。她很潇洒。


对她来说,或许这是一种解脱。
从此,她会变成星空上一颗闪烁的星星,照亮他和11岁的她的生命。
我想无时无刻,每当我抬头仰望天空时,她的笑容将会是繁星划过天际时最耀眼的那一颗星星。


有些幸福,要勇敢地追。
有些遗憾,千万不可以留下。


谢谢妳的勇敢。
妳的故事,给了我们一种启发。
我或许会忘记妳的名字,但我一定会记得妳的笑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