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6, 2017

嘲笑医生的一位病人


每天在诊所的日子总免不了写一写转诊信 (referral letter)
就那么一次当我在写完转诊信时才发现自己忘了放复写纸 (carbon paper)
结果,我就得像写生字般把转诊信重抄一遍以收个记录 (医院的程序)
坐在对面坐的他看着我哈哈大笑
这就是我对他最深刻的印象


60来岁的他还有血小板增多症 (essential thrombocytosis) 已有多年
他也因这个疾病的并发症得过了四次中风
虽然说这些中风都是轻微的,过了几天就完全痊愈
但让他得到中风的风险一直都在
我们都知道他的病很高几率在未来有一天一定会转变成血癌
他的治疗持续了好多好多年却没什么好转
药物也给到了极限
大家开始束手无策了
他依然可以露出笑容嘲笑忘了复制我的转诊信 -_- |||


许多人在得知自己有不治之症后
埋怨的埋怨
生气的生气
哭垮的哭垮
又有多少个人依然可以积极用笑容面对人生?


他是位难得一见的病人
他很快乐
他笑说他控制不了命运的安排
但就算走在人生的末端他仍然希望自己可以笑看人生
他不叹气
他积极面对所有的治疗
他珍惜自己日常里得到的一切
他不舍得让自己哭泣或怨恨四周的一切
他说这太浪费生命了
他开心地渡过每一个日起日落
海浪再大北风再狂,但他就像是坚强的船长带着船子划过许许多多的沧桑
风雨再大也摧残不了他心中面向阳光的那朵向日葵


上个月的某一次值夜班
他在半夜三点进了紧急部门
那是他的第四次中风
右边半身已经瘫痪了
他依然笑着说我看起来像漂浮的僵尸 (值了24小时的工作嘛)
大叔啊!救命啊!
三更半夜了我已经累到半条命你可不可以别让我又气又笑的可以吗?
看着他调皮的嘲笑真的会让人抓狂
但我的确深深感受着他热爱且享受他的人生。。。


站在山丘顶端上看着这繁华都市
站在大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仓促步伐
站在后港目睹酗酒份子在拿着酒瓶发酒疯
有人快乐有人烦
有人享受短暂的爱有人寻找渴望的爱
有人在霓虹灯眼前失焦的视野徘徊无数次
有人在陶醉在被虚伪笼罩的海市蜃楼里无法自拔
又有多少个人可以纯真地认真地大笑一次


许多人等着爱
许多人等着被爱
但在现实生活的灼热荧幕上
有多少人可以认真一次好好地爱自己
有多少人在故事的最终回能坦诚地好好爱自己一次


每个人都拥有好好爱自己的权利
但不是每个人都懂得爱自己
连自己都不爱自己,那要怎么去好好爱一个人或等着被人爱呢?


“我在摩天轮上看着失焦的视野寻寻觅觅却亦然看见了人爱生命的他 ”
照片摄于2016年, Fremantle, Perth, Western Australia





把镜子吹一吹把灰尘吹散一地后
你是否好好去爱过眼前放映进你瞳孔里的那个人?


看完门诊后在蓝天下走着走着
又是一个调皮的脸蛋骑着机车回头对我微笑
Pon叔叔,骑机车你可要看好路啊!
我还要在下一次门诊等着换我嘲笑你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