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6, 2017

别忘了自己


“有些人活着活着,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生活不需争高低,只求亦然做自己。

照片摄于2013年,Halong Bay, Vietnam



这已经是前几天轮夜班的事了。

23岁,好年轻哦。
23岁,对一位女生的形容就像是刚刚含苞而快灿烂盛放的花朵。
有的她为事业而打拼。有的她开始为家庭劳作。有的她谈着灰姑娘的爱情故事。


23岁的她,躺在加护病房的病床上。
因为延迟发现疾病和治疗,他的肺痨不只是肺而已,却已感染全身了。
4种强心剂打在身上,而且还是最高配方了,她的血压却只有 60/30。
她已经在鬼门关的大门前与死神搏斗着。
医疗人员的你应该知道这是多么严重了。
因为肺痨是种以药物就可以完全治疗并痊愈的病。依据我们的制度,我们不可以放弃急救她。
赌的是希望药物可以打败病魔,在它还没有完完全全咀嚼掉她的身体之前。
漫漫长夜,我告诉我的两位实习医生以及护士,我们得随时随刻准备急救。
这将会是个漫漫长夜。
 
果真,1130午夜,“医生,病人没有脉搏了!”
第一关,心肺复苏持续了两分钟她又开始有了脉搏。
我向家人交代事情后,她的母亲哭了。
我没有办法好好安慰她。
我只能告诉她,他的女儿需要她的支持。所以,她不可以倒下,不可以志气消沉。

把其他的工作给赶完了。终于可以中场休息一下。
躺在给值夜班的我休息的床上,眼睛纵使再困身子再累,我依然眼睁睁看着天花板不敢入睡。
我不晓得什么时候我又需要再次冲出去病房急救。
第二关,0400凌晨, 心肺复苏持续了30分钟。

我保住了她的脉搏。
可是,我问我自己,这有什么意义?
她的脑或许已经因为持续急救及低血压的关系,已经缺氧脑死了。
再继续急救下去有什么意义?!
我承认我很懊恼为何肺部科要求我们不管怎样都得急救。
就因为这是我们的制度吗?
我用力地在她身上压胸口压心脏是真的在帮助她吗?
就算她真的活下来了,她能够像正常人一样不会脑残或缺陷吗?



我的使命完成了。
我成功完成任务保住了她的一口气活到第二天早晨。
我成功保护着一个早已已经没有灵魂的躯体。
她,还活着,但或许她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了。

翌日1200中午,手机里传来了同事的简讯。
她已经安详地离开了。
心里一阵黯然。

在经历自己所爱的男人背叛后,又遇上严重疾病。
在她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她不曾好受过。
她没有选择却忘了自己。





而有些现实生活里的一些情景,就会像病魔一样让自己忘了自己。


《神隐少女:千与千寻》里,千寻在汤屋里工作,做着做着,这生活好像变成了理所当然。
汤婆婆利用夺取他人名字的手段让人忘了本质。
让他人在汤屋里的“照顾”下,为汤婆婆工作而忘了自己。
刚开始,千寻也不过差一点点就忘了自己的名字。
比喻的就是那些在物欲与利益的怂恿下,在欲望冲脑的当下就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你生活里的汤婆婆是谁?
世风日下,你是否已经为你的汤婆婆日夜埋头奋斗却早已忘了你自己是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