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5, 2018





教室外的枪击声笼罩的四处
女孩眼泪滴答在战火的烽壕
黑板下躺着赤血染衣的教师
我们闭着眼不哼一声地祷告
还有谁惦记着巧克力与零嘴

千万弓   不破不朽如兄义
千刀斩   柳夜把酒似兄情
千菊散   疏狂漂日与兄惜

丛林青翠   曾经何时?
粉雪纷飞   翌春再即。

狂风中我们在练习着与机关枪共舞
黑夜里我们在歌唱着殇曲与其荒凉

烛光一闪一闪
黑影一晃一晃
诸位生命的光芒顿时吹灭成灰
女孩脸上的恐慌学着放弃抵抗
画面全是我们浪迹青春的热血
没来及了
回归不了
历史烙印了
再见兄弟了



書燈下,我讀歷史,明白驕傲者、殘暴瘋狂者消失無存,只是消失的驕傲者裡出現新的驕傲者,殘暴瘋狂者又出現新的殘暴瘋狂者。唉,風雨仍然不止,我該閉目、閉嘴、塞住耳朵,像化石般死去嗎- 杨云萍《山河新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