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5, 2018

日出日落

烈阳下的我站在交通灯前等待绿灯
围绕着我的白领人群促进我的呼吸
就连呼吸大家都在比赛抢着谁吸得比较多氧气
日未出而工作,日落后而结束工作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徘徊
人与人之间的开场白不就是你赚了多少,你考了几张专科证书
几个十年逝去后就百病缠身把积蓄都花在病房间的旅程
这就是大多数人难逃的宿命

生活里,有些日出是多么的美丽,有些日出是有多么他妈的够力。



病房内偏窗边的一处,她总是倚靠在窗边看着窗外
我又像平时一样打了声招呼
不同的是,今天我需要告知她需要付钱做多一个扫描
话说政府会津贴人民的医疗费用,但她还是需要五百元
她笑了笑说没关系,我的老本还够,还不需要劳动孩子破费
我顿了一下
病还真的是个恐怖的魔兽慢慢吞噬掉你的生命还有积蓄

她并不富裕
但她还是拼了半辈子努力劳活得来的一点点老本
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在病房的日子里被搁浅掉
两个星期过去了,可我从没看过她的儿子探望过她
虽然说他们来自有点远的地方,驾车应该40分钟就回到
而她总是笑着说没关系,年轻人在工作没办法来
或许是当母亲的心理作祟,但她说的其实也是事实
没有工作,拿来一笔钱让你在医药单上任性地乱花

生活里,有些日落多么迷人,有些日落我在迷着路回家。


或许最近的生活有点苦闷,毕竟是新的工作环境且那么的精神折磨
又或许过去在上一个工作环境实在太幸福了
又或者咖啡因中毒脑子锈透了
真的好想到某个无人岛大声呐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