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7, 2019

当水面恢复平静之后

“预备。。。开始!”
一群志气方刚的臭屁孩一窝蜂地跳入泳池里拼命游着。
蓝天艳阳下,我们在这盛夏挥霍着自己那燃烧得火红的青春。
眼前出现的就只有勇闯目标的幻影。
有些舞台就等着我们去把它演练得淋漓尽致。


炎日下,下课的钟响了。
我们双腿开始猛往家里跑去,一步也不停歇。
抛下书包,啃了几口饭,又往校园跑回去。
泳池演变成我们为青春这人生大事所庆祝的祭典。
家里的老妈还以为自己煮的饭菜不好吃而碎碎念着。


暑假来了。
但这祭典仍火热般鼓舞。
水面随着我们的双手拍打出成千上万的涟漪。
汗水与泳池的水结交成我们后来泛黄却骄傲的回忆。


这盛夏,我们笑闹着。


这盛夏,水面不曾安静过。


这盛夏,你开始说你不知道怎样累了。


你开始有些许喘了。


我还以为一切会很美好。


殊不知厄运来临之际总是如此平淡无声。


盛夏之祭,我们曾骄傲的回忆。


帶型肌失養症 (Limb Girdle Muscular Dystrophy)

一个极度陌生的词。
一个带走你的活跃于大海的双的杀手。
一个让我们全都落下泪珠为你黯然的医学大名。
大队原本已经定下以你为首的接力赛却幻灭了。
看着伯母失声哭泣的那瞬间,感觉世界在此刻凝固了。

后来的你辍学了。
伯父伯母带着你到处寻求名医。
问神的,求签的,祈祷的,都看到你们的足迹。
换来的只是一场空白。
你曾说过你想跟我们游到第一。
盛夏过后,你也杳无音讯了。


第二个盛夏之际,我们为了我们与你的共同目标努力着。
我要连你的那一份也要奋不顾身地拼下去。
我们发誓要把奖杯当作你的下一个盛夏礼物。
我们要为人生记载这历史性的一刻。
我们晓得同一片蓝天下,你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努力康复着。
再多的痛,就我们一起承担,一起经历。


当我们获得星光灿烂的那一刻,你也化成天上的星星守护着我们。

这城市,有人喜,有人愁。
那个夏天,你脸上笑得灿烂的脸孔是你给过我们最昂贵的礼物。
我以为我们会一起走到时间尽头。
我们说好一起飞翔,一起翱翔。
可你却飞得有点早。
天使的确不该逗留在人间太久。


我们拿着奖杯注视着你。
你冷冷地躺在里头。
泪水就像停了柱不断地因地心引力地往脸颊划过。
队里最肥的那位还附带两条鼻涕。


医生说没办法医治。
你的双肩的肌肉开始萎缩。
你的呼吸开始急促。
不知何时,你开始无法用双脚走路了。
轮椅上,你连说句话都是那么的吃力。
对我们易如反掌的吃饭是你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正常吞食的奢求。


就这样。


一个盛夏过去了。


几个盛夏过去了。


泳池里,后浪推前浪般地,也全换了新脸孔。
我们都成了社会里的上班族。
其中几个甚至牵了几双小手为人父。
而又有谁的盛夏开始祭典了。

我们的泳池,也恢复平静了。
你也安静了许久。
石碑上,你的笑容是多么的过分,总是骗走我的眼泪。
视线已模糊,仿佛你还在我的身边跟我说着屌话。
我把鲜花放下。叮咛了我家的小家伙叫了你一声叔叔。
他无解。
而我,泪水依在,但看着你的笑脸,我笑了。
友谊长存说的是这样吧。或许吧。

有些失去,会用另一种方式回来迎接你。
你是我想高声呐喊的骄傲。
感谢你曾来过我的生命里。


兄弟,我想你了。


下一个盛夏,再见了。





*三年前,当我在神经内科值班的时候,门诊里看到了一位患有此病的少年。
而他也正是校队游泳代表。其他故事的部分纯属虚构。
那次门诊之后,我再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会怎样。
医学上,依然还有很多病症是无可救药的,就如此病。
而病情会怎样复发或延申,行医的你可想而知。

这篇听着FIR的《爱上属于你的天空》而有所灵感写出来的故事。
文字与摄影,依然是种我所陶醉的美。

或许你生命里有些人走了,但或许,他或她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活在你的脑海与记忆里。
或许,他们不曾离开过,只是变成天使守护在你身旁,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也不要轻易去断定他人的死与别,有些痛,你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他们需要的,或许不是你的安慰,而只是你单纯的陪伴。

1 comment:

Eng Keng said...

陪伴永远都是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