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18

他活在她的记忆里

有些人走得太快。
有些爱已来不及。
以为他会陪伴到天老地荒。
以为回到家你会在客厅的摇椅上等着我吃晚餐。
转个弯,你却用沉默教会我分离的伤。

今天,天依然蓝,风继续吹。
虚弱的你躺在病房一角奄奄一息。
穿白衣的一个个个体轮流来告诉我放弃医疗。
刺耳的劝告在我耳里旋转。
你们说的好在我眼中都是个孬。
你们说的好听一针一针地扎在我流着鲜血的心口。
你们说的我都懂。
是我残缺勇敢的天分。
他陪了我半个世纪。
每一天不起眼的日常原来是多么的可贵。
而我却不想在这时画上句点告别你的驱影。
哪怕就算只有多那么一分钟我也想为你争取。

折腾了无数个煎熬时刻。
于是我狠下心把话说开了。
再渺茫的希望我也要他接受长期洗肾的程序。
城市里的人海茫茫,我带着几张白纸一家一家的洗肾中心去问,
总希望其中一家能大发慈悲收留他。
但希望之后的绝望把我推往充满荆棘的深海。




会不会有那么一刻,你觉得世界总在对你作对。



我逝去的童年,满满的是你的陪伴。


回首一看,
感恩一路来你曾给过我的陪伴。
乡村小溪边你带着我捉鱼。
鞋带掉了你替我系好。
黄昏路上你带着草帽骑着自行车载着我。
漆黑的夜晚你带着我看见成千上万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第一次上学的那天我在学校哭了一天。
第一次上大学的那天我在宿舍哭了一天。
而我不知道的是,你也在家里哭了好久好久。
第一次工作后给你的第一份家用。
后来,好有很多的第一次。

再多的倔强终有一天也会屈服于事实吧。
这是第一次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让你继续折腾下去了。
再多的不舍只会添加你我的痛。

“好了,我放弃心肺复甦术了。”

那一刻,我的心麻木了。

而你的呼吸听了。

没心跳了。

爸,永别了。


天上的你,过得怎样了?



后来的今天,天依然蓝,风依然继续吹。
我抬着头望着蓝天仿佛看到你的影子。
收音机里播着“望着你突然一阵心痛,想着你还是想到心痛。”
于是眼泪不争气地掉了。
我知道你已解脱了一切痛苦在更美好的地方好好过活。
可我再也看不到你坐在摇椅上了。
再大的屋子里再也只剩下我孤独一人的驱影。
《我左眼看到鬼》里说过一句话“死的人会活在活的人的记忆里。”

或许吧。

此刻,我不小心又偷偷想你了。

别笑我吧。

你晓得悼念一个人的感觉吗?




这是一个她与他教会我的事。
工作上,其中一项最艰难的责任就是告诉家人放弃心肺复甦术。
有时候,我们在医学上已束手无策了,再多的医疗都只是浪费,并更加倍地增加病患的痛苦。为的只是家属的自私意愿。
把气管插管强行插入一个快要失去灵魂的躯体是多么的可怕的。
把双掌用力地往老人家胸口猛力地压而感觉到肋骨一根根地断又是多么的残忍。
为的是家属的不甘心。
有些人,之前没好好地陪伴病患而感到内疚。
有些人,因为太爱病患而总是钻牛角尖,变得不理智,也不可理喻。

不是呼吸着就是活着。不是没呼吸了就没再活着了。

爱他,就别再让他继续受折磨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