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12


我站在顶峰的平原守着仰望的身段

那如幼犊不惧不畏的花蕾散着芬芳

夏天过的花蕾们离开温室包囊绽放

唯独一朵已习惯了温室的安全感而害怕室外的如坐针毡的阳光



我站在顶峰的平原望着远方的烟花

 那如天堂栩栩如生的美好深雾朦胧
 
弯月边的繁星们争夺光耀傲气绽放

唯独一颗已受够了光线的冷嘲声而害怕断堤的温热泪水的煎熬



我的沮丧,不需要上演给观众看。

我的沮丧,不是你的逻辑可以思考的习题。

我的沮丧,不是你可以胡乱挥霍的不要脸的资本。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