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7, 2018

她与他的故事

孟郊的《游子呤》曾说过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人与人之间最亲密的连接莫不过于亲情之交。
当我们开始长大,相对比的,老乡的双亲的白发也一根根地浮现。
眼角的皱纹随着岁月开始变得清晰。
沉默的生命线或许静悄悄地开始踏入末世纪。
而我们开始恐惧我们或许会失去他们。
而她也是如此。

你喜欢安静吗?那我永远都不打扰你好吗?


九十大寿的他在病房里躺着庆祝。
一场再轻微不过的肺部细菌感染就这样夺走了他的健康。
他再也无法起身,也无法好好地与家人沟通。
他还来不及好好地对她说说他年轻时帅气的陈年往事。
她也来不及好好地对他说她有多爱他。
肾功能极度恶化,他只能靠洗肾来维持他那早已像活尸般的生命。
对医学上来说,他并不适合继续长期洗肾。长期洗肾对他而言或许可以延长他像活尸的生命,但同时间也延长了他受苦的日子却完全没有生活的素质。
医生开始纷纷劝告她选择让他停止洗肾,并接受宁养疗护。
她知道恐怕那一秒她选择停止洗肾,他的生命就会画上句点。
所以,再多的劝告解说,她坚持让他洗肾。

医学上的看法是理智的。
她的选择只是因为她太爱他,太害怕失去他。
我听过很多同事以医学的角度说着各种道理与看法。
而我们谁也没有资格去评论她的选择。
人类无法像母螳螂一样,为了繁殖可以将自己挚爱的公螳螂吞噬掉。
她或许真的太害怕失去他,一时之间她的抉择判断了他的选择。
对她而言,她或许就这样判了他死刑。
黑夜里,断翅的白鸽飞不了回家的方向。
一样的黑夜里,她的思绪在瞎子摸象,在宁静中挣扎。
当盐没撒在你我的伤口上,谁也说不上我明白她的感受的权利。


家是每个人的避风港。而有些人在此刻没了家。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
 “你说你喜欢雨,但是下雨的时候你却撑开了伞; 你说你喜欢阳光,但当阳光播撒的时候,你却躲在阴凉之地; 你说你喜欢风,但清风扑面的时候,你却关上了窗户。 我害怕你对我也是如此之爱。“

有些爱在感情搞乱了理智的念头后就会像丢失了舵的船只开始往另一个方向前进。
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只能随风飘在杳无人烟的万空中任风摆布。

世界上有种美丽的声音,就是你母亲叫你起床的声音。
世界上有种可贵的陪伴,就是你父亲载着你到你每天要去的地方。
不起眼的平凡日常,或许哪天将会飘散如烟无踪无影。







后来,我换了执行巡房的病房,没再见过她与他了。

No comments: